调兵山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没有可神化的IP,只有不容侥幸的匠心
http://kongxiangkew.com.cn  2019/7/8 11:11:58  

  ■本报首席记者 王彦

  上映38天后,电影 《盗墓笔记》终迈过10亿元票房大关。对于“工业大片”的定位,10亿元更像是个准入门槛。尤其当“盗墓笔记”影视化的转码在近一年中接连引发热议,起始于网络文学的超级IP改编值得重新检视。

  截至昨天,《盗墓笔记》 网剧已在全网播放了38.4亿次,《老九门》电视剧网台播放总量77亿次,《盗墓笔记》 电影成为2016年暑期档唯一破10亿元的影片。但数字狂欢并不等同艺术盛宴,摊开“盗墓笔记”同一IP下的评价,小说全系列评分都在7.6分以上,但相关影视作品悉数处于及格线下。

  当文字与影像的口碑并不趋同时,包括“盗墓笔记”在内,那些发迹于网络文学的大IP均能引以为鉴———没有可神化的IP,只有容不得侥幸的艺术匠心。

  网络文学的10年狂奔成就超级IP,也“预设”了多方竞争的危机

  小说原作者兼电影编剧南派三叔曾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在那段借助微信进行的对话中,他对网络生态有着复杂情感———10年来的“盗笔”品牌之路上,能载舟亦能覆舟的网络汪洋,是如何引着他乘风破浪予之生,便是如何翻江倒海予之痛的。

  2006年初,机缘巧合下,徐磊第一次在网络论坛里化名南派三叔写小说。跳出个人经历看,这段时间亦即2005年到2007年,实是中国网络文学从快速积累到急速爆发的前夜,许多如今被年轻网民奉为“大神”的写作者大都起势于那阶段。玄幻类最出名的5位作者“中原五白”里,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梦入神机、辰东4人崛起于此时。言情界藤萍、桐华、匪我思存、寐语者的写作高峰也都集中在2005年到2007年间。

  可以说,徐磊进入网文界踩准了最好的时机。敲下第一段“七星鲁王宫”时,他连贴吧账号都没有,只有一串IP地址,显示“浙江省杭州市网通”。但一穷二白并不妨碍帖子热度,从第一章到更新完前4章,2万多字,点击量已过百万。起点中文网找来,出版社编辑也把电话和邮箱直接回复在帖子里。距离网上连载不过半年,图书 《盗墓笔记》 出版。

  出书固然光耀门楣,网络付费更把作家抬上财富榜。但写作过程不乏痛苦。南派三叔在书里写:“人的成长,是一个失去幸福的过程,而非相反。”作为需要悬念来支撑的盗墓小说,“点子”枯竭是最可怕的。写到第3部 《云顶天宫》 时,他已有明显的倦怠感。“如果说第1部我能用20个梗,第2部就只有10个,第3部3个,再往后每部能有一个就不错了。”他匆匆完稿,觉得这种质量的小说可能会让他失去读者,所以打算就此搁笔,让 《盗墓笔记》 以三部曲终结。但在读者那边,《云顶天宫》 却好评如潮。

  网络受众的不可捉摸性初现端倪,并不断重复。第4部 《蛇沼鬼城》,作者自觉创作不错,但读者评价却与前部截然相反。此后,他的状态游移于第3、第4部之间,而粉丝关注的重点则渐从解密发散到莫名所以的各路支线。2006年到2016年,网文界早不可同日而语,“盗墓笔记”也不再专属于南派三叔,许多人开始自发撰写解读和解构的文字。原IP已在千万人心里有了不同的理解,这也为此后的影视剧改编不受粉丝待见,埋下伏笔。作者如此感慨:“‘盗笔\\’成为超级IP,有时想想,难言幸或不幸。”

  粉丝是IP开疆拓土的底气,也造就了节节攀升的口碑“债台”

  电影 《盗墓笔记》 刚发海报时,“稻米”(《盗墓笔记》 的粉丝自称) 是一片欢腾的。经历过去年夏天同名网剧带来的目瞪口呆,庞大的粉丝群为电影海报里透露的细节津津乐道。然而,“电影与小说截然不同”。作为新人编剧,南派三叔坦言:“我第一稿写完7万多字,交到李仁港导演手中,他说如果把这些都拍成电影的话,至少有40多个小时素材。”然后,修改再修改。对于“全体出自小说的细节”,南派三叔舍不得删,可要把它们装进2小时的电影脚本,人物、过场、甚至情节都得大刀阔斧地砍。妥协与坚持之间,电影里留下了多少让“稻米”心领神会的细节,就同时留下潜在的故事漏洞。

  谈起为何要一头扎进影视圈,南派三叔的答案是:“我已经在书里待了10年,这10年间我都沉浸在同一个世界。当我恍然间抬头,人世间已经过去10年,而我好像失去了什么。所以,我想从文字里跨出来,看看影视圈是什么样子。这样,等我年老时回头,不会为错过而懊恼。”

  但相似问题被舆论解析,却另有乾坤。有人把2010年视作南派三叔创作的分水岭,2010年前,他孤军奋战,商业与文学两张皮。2010年起,好莱坞工业化写作进入视野,从此“南派”不只代表一个人,而是一个集体。这个团队合作过小说,但《下南洋》 《听雷》 都不算成功。随后,团队转战杂志,创办 《超好看》《漫绘SHOCK》 《惊叹号》 等,《盗墓笔记》 漫画作为刊中刊登载。至此,团队悟明白了,人们喜爱的是《盗墓笔记》,而非作者个人。一场围绕“盗墓笔记”展开的矩阵式开发马达轰鸣。

  这两年,游戏、网剧、电影、话剧,“盗墓笔记”的形态变了又变,粉丝是IP无限开疆拓土的底气。可是,当情怀在一次次被商业利益裹挟后,取而代之的是节节攀升的口碑“债台”。2015年网剧的李易峰、杨洋,今春 《老九门》 电视剧的陈伟霆、张艺兴,再到电影的井柏然、鹿晗,参演 《盗墓笔记》 影视剧的无一不是流量担当。最火的偶像连带IP一次次被带上热搜顶端,但剧情硬伤、特效硬伤也接二连三让高光下的作者被置于风口浪尖。

  追究影视作品无法教人满意的原因,南派三叔自认“时间是最大困境”。他很佩服漫威,能在影视化前,花5年、10年打磨视觉作品。但同时,他的影视改编却总步履匆匆。艺术匠心? 自在人心。
相关阅读:
东莞网站制作 http://www.lieren0769.com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